老兵故事|报国行赴难 拳拳赤之心

2021-08-07 13:01


夜阑卧听风吹雨 铁马冰河入梦来

——讲述抗美援朝老兵王厚仁的故事


  王厚仁,男,汉族,中共党员,河南省上蔡县芦岗街道办事处程老社区郭庄人。1931年5月21日出生,1947年10月入伍,1950年3月入朝,1950年8月入党。在他短暂而又平凡的军旅生涯中,曾荣获淮海战役纪念章、解放海南岛纪念章、抗美援朝纪念章、和平万岁纪念章,这些纪念章是他军旅生活的肯定,也成了他朴实军旅生活的最美好回忆。

  1947年10月,年仅17岁的王厚仁怀着对国家解放战争的勇敢担当,依然选择从军。他从汝南入伍后,直接去了大别山深处,成为了第三野战军第24军74师221团的一名战士。在接受了短暂的军事技术培训后,留在了首长身边做了一名警卫员,从此以后,他时刻把首长的安危放在心坎上,视首长的生命为自己的生命,把首长的安全永远放在第一位。淮海战役打响后,在一次乘车去前线的路上,由于敌方特务的精心蓄谋,汽车遭遇了炮弹的袭击,作为警卫员的他在炮弹爆炸那一刹那,迅速将首长压在身下保护了首长,自己却多处受伤,特别是右耳受伤严重,听力急剧下降,落下终身残疾。像这样的经历发生过多少次,他自己都记不清了。

  新中国刚刚诞生不久,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1950年悍然发动侵略朝鲜的战争,蔓延战火严重威胁到新生祖国的安危,为响应抗美援朝、保家卫国的号召,王厚仁积极申请,成为一名抗美援朝志愿军战士。

  王厚仁老人告诉我们,刚进入朝鲜战场时,前线穿插打得激烈,伤员不断被转运下来。刚到那的第二天,就见到一名战士被燃烧弹烧光头发,全身大面积烧伤,口干得发裂,却不能进水,医生就嘴对嘴给他喂水,这就是战争的残酷……

  1950年初夏的一天晚上,王厚仁带领两名战士到河对岸侦察敌情。当时天降暴雨,河水暴涨,王厚仁自恃平日水性好,就带头跳下河去。没想到,刚下到河里他就被汹涌的河水卷入漩涡,很快体力不支,身体也失去了控制。一名战友急忙跳入河中想拉住王厚仁的胳膊,但二人却一起被卷入激流中。幸亏,附近村庄的一位朝鲜老大爷伸手相助,王厚仁和他的战友才幸免于难。

  1950年冬,是王厚仁踏上抗美援朝战场上的第一个冬天。他经常需要在零下数十摄氏度的环境里24小时值守,双手被冻伤。因为没有药,还要坚持工作,冻疮越来越重,十指溃烂得直流脓血。后来,朝鲜百姓把一种民间土方冻疮油给他涂上,他的双手才慢慢好起来。

  入朝作战的第二年,王厚仁又染上了伤寒病,高烧到42度,出现生命危险。卫生队缺医少药,两名卫生员只能用一条蘸水的毛巾不断擦拭他的额头和手臂,帮他进行物理降温,用缴获敌人的钢盔把水烧开一口一口喂给王厚仁喝。就这样,王厚仁凭借顽强的意志力又扛了过来并最终坚持到抗美援朝的胜利。

  1955年3月,他跟随大部队回到国内,1956年10月,由于他右耳听力下降严重,为了不影响工作和给组织带来麻烦,他选择了回乡发展。在家乡,在当时村委的大力支持下,他在村委做民兵营长,不论是民兵训练,还是生产发展,他都尽自己**的努力,做好每件事,而这一干就是20年。直到1976年,因左耳听力急剧下降,怕影响工作,主动辞去民兵营长的职务,在家做一名普通的群众。

  虽然是一名普通群众,但却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,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。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,他积极响应组织的号召,自愿捐款,为整体抗击新冠病毒贡献自己的力量,体现一名共产党员应有的责任和担当。

  如今,89岁的老人王厚仁在家中安享晚年,他十分愿意将自己的军旅生涯讲述给后辈。他说,在今天这样一个好时代,更应该记住当年牺牲的战士们,没有他们,就没有今天美好的祖国。

  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”经历过残酷战争洗礼,他早已把金钱名利视若浮云。他经常把战友的牺牲与现在的生活做对比,在思念战友的同时感怀自己的幸运,宠辱不惊的沉静和与世无争的满足油然而生,这种沉静与满足,是历经磨难、饱经世事之后才独有的精神境界。


昵称:
内容:
验证码:
提交评论